当前位置:熬成娱乐陈小春是怎么火起来的 初到香港住贫民窟努力走红
陈小春是怎么火起来的 初到香港住贫民窟努力走红
2022-11-23

陈小春原本姓李,因为家贫,小春的爷爷被卖到广东省惠阳县一个姓陈的村子,李家人才改姓了陈。1967年,陈小春在惠阳出生。由于家庭贫困,13岁那年,小春书读到初中一年级就辍学了。此后,他便开始给一些缺少劳力的农家打短工。当时,身材瘦小、面黄肌瘦的他插秧、种田、割稻等农活样样能干,由于营养不良加上阳光曝晒,小春干活时几次都晕倒在田地里。原本细嫩的皮肤,也变得黝黑。但这些,比起被蚂蝗咬,被饥饿困扰的滋味,已算不得什么了

初到香港 住贫民窟

1980年,陈小春随父亲来到香港。初到香港,生活的艰难是小春一家人始料不及的。当时,陈小春与全家人都挤在贫民窟的三间笼屋里。在香港,住笼屋的人大多是社会最底层的人。每到晚上,各种声响和气味,常搅得小春难以入睡。每当这时,小春就会从心底暗暗发誓:我一定要出人头地!让全家人都住上大房子!不久,父亲在建筑工地谋到了一份苦差事。小春见笼屋环境太差,便决定出去找活干,以便早日搬出那个鬼地方。可是,由于缺乏营养,小春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。15岁了,个头却只有1.4米,面黄肌瘦,根本没人愿意雇他。无奈,小春只好来到父亲干活的工地打零工。因为年纪小又很懂事,工友们都很照顾他,不让他干重体力活,而只留些像量标线、传空桶之类的轻松活给他干。但不论干啥,小春都干得特别认真卖力。

以后,建筑队的工程完成到八成,装潢队就进驻工地。只见过砖头水泥、钢筋石块的小春对这些铺地板、刷墙面的新鲜活顿时充满了兴趣,每当有空就跑到装潢队去看人家干活,时不时也给人打打下手。很快,聪明的小春便学会了铺木地板,打下手也干得像模像样。一天,装潢队的头儿对他说:“春仔,要不你就到我们队来打工吧,我给你每月300港币!“小春兴奋极了,要知道,多了几百港币,他们就可以租一间小房子,而不必蜷居在笼屋里受罪了。第一笔工钱到手后,小春就在外租了一间小屋,让家里人搬出了笼屋。从此,他更加卖力地干活。在装潢队,小春干的是铺木地板的活。铺木地板是室内装潢最基础的一项工作,也最能考验人的耐性。因为是新手,小春对待每一项工序都很认真。打线是铺地板的第一道工序,一般有经验的人用目侧,草草画画了事。可小春每次打线时都跪在地上用长木尺一段一段地画,画得特别认真。第二道工序是用电钻在水泥地上打洞,这需要很大力气。小春年纪小,没有那么大力气,他就把身体倾斜在电钻上,使出全身的力气,才能勉强干这活。但接下来,往水泥洞里敲木桩、铺木地板就更不轻松了。

因为他铺的木地板都是粗糙的半成品,非常毛糙扎手,而一条条的地板对槽又必须双手去拼接,不到半日,他的双手就扎满了细小的木刺。待好不容易忙完一天,晚上回到家时,小春的母亲就会在灯下,小心地用绣花针帮他把木刺一根根的挑出来。母亲一边替他挑刺一边落泪,她多么想让儿子去读书,不再做这些苦工啊!但是,如果小春不打工,他们就会连个家也没有了。铺完地板,接下来的的活就是打磨,由于小春的手受伤,又被纱布缠绕得厚厚实实,因此,他拿砂纸磨地板时就显得笨手笨脚。没有办法,他只好拆下纱布,用布满伤口的手,拿着砂纸在地板上拼命地打磨。

4个月后,大楼的装潢任务完成了,小春虽然赚了一笔钱,但随之装潢队也撤出了工地。没有活干,小春也就意味着失业了。

跑堂打工,老板逼他吃苍蝇

小春失业后,全家人就陷入了恐慌,看着母亲默默地流泪,听着父亲无奈的叹气,陈小春就想,一定得找份活来帮助父母撑起这个家。那一年,16岁的小春告别了父母,独自一人来到了铜锣湾。一周时间里,他虽然跑了很多地方找工作,但人家见他的身体太单薄就拒绝了他的求职要求。

后来,一家大排档的黄老板被他磨得没办法,便答应先让他试用一个月。当然,试用期小春是没有工钱的,老板只供他吃住,一个月内,如果干得好,才能留下。老板提供给他住的地方是一个简陋的仓库。由于仓库太潮湿,里面的蚊虫太多,人在床上一躺,身上就会被蚊虫咬起一片疙瘩。头一个月,小春一天几乎要干16个小时,切菜、洗碗和拖地的苦活脏活都得干。开始的时候,因为他干活性急,还差点被烫伤。那次,大厨让他端炉子上的一只大锅,可他也没仔细看锅里装的是什么,反正觉得没有冒热气就不会有问题,于是动手就端。可他偏没想到,锅里装的却是滚烫的热油。待他将锅端下来,两只手就被溅出的油烫起了大水泡。但第二天,陈小春照样还得在店里忙活。

一个月的试用期满了,由于陈小春勤快、肯吃苦,黄老板正式聘用了他,并发给他每月300元钱。这样,小春才算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,可是好景不长,一天晚上,店里来了一桌客人,小春负责给他们上菜。但客人吃到一半时便叫了起来。黄老板出去一看,发现客人正指着菜说里面有只苍蝇。他好说歹说安抚了客人后,就恶狠狠地冲进厨房,把刚才给客人端菜的小春一把揪出来,对着他的脸就扇了两耳光。黄老板边骂他瞎了眼,一边硬逼着他把菜里的苍蝇吃下去。说是既然能给客人吃,自己就能吃。是可忍孰不可忍,尽管小春非常害怕丢掉这份工作,但是,这种屈辱他哪能忍受!年少气盛的他,顿时大骂了老板一顿,卷起铺盖就走人。 来源:凤凰网